新安文化特别报导

新安文化特别报导

新安文化特别报导

  一

  淳安的曾经 是新安,淳安的现在是千岛湖。

  和其他任何当地 都不一样,淳安,像一个高洁之士,晨时拜水,暮时拜书。书和水,是淳安用1800年写就的精力 。

  最早 想到的一首和水有关的诗由黄景仁蘸墨。

  一滩复一滩,一滩高十丈。

  三百六十滩,新安在天上。

  据说他先去拜访了不求仕进的鲍廷博,然后才从杭州坐船逆水去新安拜水。木船每过一境必过一滩,每过一滩增高十丈。到得现在的千岛湖现已 是多天今后 。“天上的新安”,大略就是这么来的。

  黄景仁拜水而诗是在乾隆三十八年。这一年,鲍廷博却在家里晨暮不分地拜书——一年前,乾隆诏修《四库全书》,征集各地古籍,藏书者莫不悉力。终究 ,江苏进书4808种,居各省之首;排第二的浙江进书4600种,而居于仁和(杭州)的鲍廷博个人竟献书626种!

  鲍廷博真实 是一个十分 古怪的人,他勤学好古却不求仕进,只在少年时考了个秀才;爱书如命却又从不吝 书自藏。他拥书甚富,只需 听得哪里有书,就披衫搭船而往,湖州、嘉兴、姑苏 ,特别是杭州本地的淳安、遂安两县——碧波江上,总能见到一个老者,心神安静 又满目期待。船夫不解问“往复 为什么 ”,对方却答“拜书”。

  这不是传说,鲍氏宗谱就有记载说鲍廷博喜购藏秘籍,八十余岁仍往来于杭、湖、嘉、苏数地之间,所抄书本 不计其数。久之,藏书甚富。他的书向来 不藏,只需 谈得来,都能去借来一看——曾在淳安姜家郭村题写“贡元”牌匾的浙江学政阮元多去抄书,也证言其“家藏万卷,博极群书……”。

  “楹梁入薪,书忌火引。”诗和书在淳安,一直没有断过,绵延见证着古老的新安。但无论是黄景仁的诗仍是 鲍廷博的书都离不开水——书从江水的雾气里运来,水的灵气又浸染发端 到书里去。江水载书,水气书香蔓聚而为钟灵毓秀,滴下来,变成了湖。

  水和书,就这样构成了淳安风骨,变成淳安的外和里,不能分开。

  二

  假如 不是因为这些人,1800年的新安其实有些模糊了。

  那时分 的淳安,分作淳安和遂安两个县,一条新安江奔腾吸纳,润泽 了群峰环峙中的淳遂54都。

  54都之前,更古的名字是“新安郡”,风雨千年的郡治如今已淹入千岛湖底,连同那些年从淳安走出的419个进士的故事——他们中出了三个状元、一个榜眼和一个探花郎。

  有关系吗,1959年淹入水底的古城和朗朗的书声?

  还能想起那一场殿试吗?1175年,30岁的詹骙来到杭州,在宋孝宗掌管 的殿试中,他被钦点为状元。他一定是“马蹄一日尽看西湖花”,而立之年、春秋文章……

  其实简直 没有几个淳安人介意 詹骙后来的官位,看到这个名字,大人说“那个,就是詹骙,最会读书的人”。

  詹骙,就这样给淳安留下了一颗读书的种子,淳安的文风书风从此山高水长。

  古城不是城,而是书。几年前,曾有专业人员下潜,除了一些房子静静地呆在水底,更让咱们惊奇 的是3栋建筑对应的三块门廊牌匾:一块叫“节孝”,一块叫“圣旨”,还有一块叫“石峡书院”。不用想象,你也知道几百年前有一些书生,穿长衫、扎发髻,手臂夹着一个裹了纸笔的布兜,他们晨来暮去,写下多少千古文字。只是,人消、笔朽、纸碎——单留这孤单 的石屋被水包围,把书香墨香定格在了湖底。

  只需 插一根竹管下去,这些香气就会氤氲而来,熏染山上的叶,打湿湖水的绿,涤清路者的心里 ……

  书有万物,万物从善,而上善若水。拜书拜水,其实都是在拜心。心善则水清,则物格,则书明。这样说来,无论是古时的新安,地舆 的淳安,仍是 可以安放乡愁的“千岛湖”,本质都是一样的,它就在那里,笃定地等候 和接纳着1800年来每一个走来又脱离 的你和我。

  三

  商辂来了,在詹骙之后两百年,有明一代,仅有 他“连中三元”,人称“三元宰相”。

  他一次次抗言。

  1449年,明英宗被俘,人心惴惴。大部分官员惶惑 不安,于是商谏南迁。独商辂与兵部侍郎于谦上疏抗言:“京师是全国 底子 ……一步不得离此!”南迁停议。

  之后,京城发生过一次大规模的群众 和内吏械斗工作 ,起因则是替太后管理田庄的内吏侵吞 民间地产。太后怒,欲发群众 于悠远 地方 。对错 两分的事情,朝廷安然,惟商辂发聩:“皇帝 以全国 为家,何以庄为?”发配被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