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女、妓女、名士:中国古代的时尚圈前锋

时尚的一大特征,是仿照 ,尤其是对文娱 明星的仿照 。在“文化英雄”低沉 的今天 ,文娱 明星独占春光,可称之为“时尚英雄”,故人见人爱,亦步亦趋,此所以有“明星同款”现象。

不过,时尚绝不是如今才有,乃至 仿照 秀亦古已有之,只是仿照 的对象不限于文娱 明星罢了 。

东汉明帝的皇后马氏是一代名将马援之女,后来晋级 成了皇太后,平素 仍旧 很是节俭,她的兄弟马廖遂上书,建议她不该 止于个人节俭,还应通过朝廷向全国 发出号召,以移风易俗。只说马廖上书,引了当时一则俗谣:

长安语曰:“城中好高髻,四方高一尺。城中好广眉,四方且半额。城中好大袖,四方全匹帛。”斯言如戏,有切事实。

高髻云鬟宫样妆。图源电影《笔中情》

这应是中国古代关于时尚仿照 现象最有名的一个记载 了。“高髻”、“广眉”、“大袖”如此 ,甚易了解 ,没必要 细说;“斯言如戏,有切事实”,是说此语虽戏谑夸大 ,却也一针见血 。总之可见当时长安士女的衣饰已成外地跟风的样板,无异于后世的时尚之都巴黎。

类似情形又见于白居易著名的《新乐府·时世妆》:

时世妆,时世妆,出自城中传四方。时世盛行 无远近,腮不施朱面无粉。……

诗里说的详细 妆容,我们无须细究,但他写化妆的习尚“出自城中传四方”,却跟东汉时“城中好高髻,四方高一尺……”如出一辙。“无远近”,即不分远近,谓时尚的盛行 无所不至耳。

陆游又有一首七古《岳池农家》,写村庄 和平 时日的情形 :

买花西舍喜成婚,持酒东邻贺生子。

谁言农家不入时,小姑画得城中眉。

一双素手无人识,空村相唤看缫丝。

这里的“小姑画得城中眉”,详细 而微地标明 城市时尚已浸透 到了偏远的村庄 ,正宜作为白居易诗“时世盛行 无远近”的注脚。

帝都之外仿照 帝都,帝都之内呢?

效仿皇宫之内天然 是巨大 上的选择。王涯《宫词三十首》有这样一首:

一丛高鬓绿云光,宫样轻轻淡淡黄。为看九天公主贵,外边争学内家装。

传说中上官婉儿引领的梅妆,图源剧集《大唐荣耀》

“宫样”,宫中化妆的样式,此云“一丛高鬓”,显然跟刘禹锡《赠李司空妓》说的“高髻云鬟宫样妆”是一码事。“为看”的“看”,大约表明 试一试的意思,是说为了有公主那般尊贵 的姿势,宫外的女子竞相摹仿宫内的妆容;“内家”,大内,“内家装”则指宫里的衣着样式。晚唐李珣词《浣溪沙》之二:

晚出闲庭看海棠,风流学得内家妆,小钗横戴一枝芳。

这个“内家妆”当然也即“宫样妆”了。

当然,宫庭之外,一样有时尚立异 的动力和能力。唐人刘方平有一首《京兆眉》:

新作蛾眉样,谁将月里同。有来凡几日,相效满城中。

“谁将月里同”,似指眉样曲曲,但又不同于弯月的形状;“有来凡几日,相效满城中”,足见新样式传达 和盛行 的速度。怅惘 ,是什么人“新作蛾眉样”呢?诗里没有留下任何信息。

由情理推测,古代时尚的主要动力,我想应有青楼歌妓的份。

据专家研讨 ,近代上海妓女就是彼时彼地的时尚前锋 :“妓女身上穿的、戴的衣物饰品是其自我的展示,指南书中对妓女装束的描写远远超过了对妓女身体的注重 。……妓女领时尚 之先,成了时尚的风向标,这也从另外一 方面说明其不蒙羞耻、公开参加 都市日子 的程度。通俗小报常常 点评妓女年年替换 服装色彩 的习惯,例如几十年前不看好的玫瑰色和紫色,现在成了注重时尚 的女子的规范 色。”([美]贺萧《风险 的愉悦:20世纪上海的娼妓问题与现代性》,第78-80页)